市民邮箱
用户名: 密码: 网站导航RssEnglish繁体版 纯文字版
 
 
新闻中心
  工作要闻
  工作动态
  媒体报道
  图片新闻
  视频信息
  新闻发布
关键字:
您的位置:首页 > 媒体报道
  媒体报道  
浙大一院肺移植中心 摘取肺部手术的皇冠

韩威力主任在手术中。

“没想过我还能去北京旅游,现在爬个楼梯,气也不喘,真是打心眼里开心和感激!”昨日,在浙大一院肺移植中心,66岁顾正龙进行肺移植的常规复查。看他的脸色,听他中气十足的声音,大家都不会将他与终末期肺病患者联系在一起。

去年6月1日,浙大一院肺移植中心正式揭牌,这也是浙江首个肺移植中心。同年8月4日,该中心迎来首位患者——安吉人顾正龙接受了单肺移植手术。截至目前,该中心已有17位终末期肺病患者通过肺移植手术重获新生,手术成功率达到100%,无一例外科相关并发症,为终末期肺病患者不断带来生命延续的希望。

浙大一院院长王伟林教授介绍,移植学科被誉为21世纪医学皇冠上的明珠,医院要有扎实过硬的移植技术与强大的麻醉、监护、术后管理等团队支持。浙大一院是国内开展器官移植种类最多的医学中心之一,目前已完成肝脏移植2000余例、肾脏移植5000余例、心脏移植近30例、肺移植17例,挽救了众多器官衰竭患者。

首位患者坐着公交车来复查

顾正龙从事过油漆工和加油工,十多年前,他出现咳嗽和胸闷症状。“当地医院医生说我是间质性肺炎,但我也没当回事。”

随着年岁的增长,顾正龙胸闷气急的症状越来越明显了。“在家我只能靠制氧机活着,拖着一根10多米的吸氧管,稍微走一点路就透不过气,就像浑身挑着两三百斤的重担。”顾正龙说。

长期的呼吸衰竭,导致顾正龙瘦骨嶙峋,体重一度只有80多斤,“有好多次,我都想从楼上跳下去。”顾正龙说。2016年5月,顾正龙因为呼吸衰竭,住进了浙大一院肺移植中心,他的面前只有一条路——肺移植。

幸运的是,1个月后,顾正龙等来了与他匹配的爱心捐献肺源。三个小时的手术后,在浙大一院肺移植中心主任韩威力的主刀下,顾正龙重获新生。“今年,我还坐着高铁去北京旅游。现在有130多斤,手术后,每一次来医院复查,都是我自己坐着公交车来的。”顾正龙说。康复后的顾正龙成了肺移植义务宣传员。他说:“如果没有爱心肺源捐献和浙大一院的肺移植团队,我现在的日子不知道会是什么样子,所以我要让更多的人知道肺移植。”

肺移植就像在万米高空走钢丝救人

在浙大一院肺移植中心,像顾正龙这样的病人还有很多,韩威力主任感叹:“当下中国肺病高发,每年至少有上万名呼吸衰竭的病人需要做肺移植,但肺移植不像肝肾移植那样被广为知晓,即便是很多基层的医务工作者,对肺移植这个名词,都是陌生的。”

作为一个经验丰富的胸外科医生,韩威力太了解终末期肺病患者的痛苦。有的甚至24小时离不开氧气,没法下床走路活动,生活质量严重下降,进行肺移植成为其唯一治疗手段。

“我国虽然在1979年就进行了第一例肺移植,但因为手术要求高,围术期患者排异药物研究发展滞后,所以我国的肺移植手术一直进展艰难。”韩威力主任说。对临床医生来说,肺移植的手术成功率比肝脏、肾和心脏等器官移植都要低,同时对供受体的匹配要求最高,而且需要医院内多学科的通力合作,医生就像在万米高空走钢丝救人一般,与死神进行了一场生死谈判。

迄今已完成肺移植手术17例

肺移植手术进展艰难怎么办?去哪里学习国际先进的肺移植技术?医者仁心,这些问题很快柳暗花明。

2016年1月,韩威力主任被浙大一院委派至加拿大多伦多总医院进修学习肺移植。在这个世界顶级肺移植中心,长达三个月的学习也更加坚定了韩威力将肺移植作为自己的主攻对象。2016年6月1日,浙大一院肺移植中心正式揭牌,这也是浙江唯一具有肺移植专业资质的终末期肺病诊治中心。

“在肺移植领域内,外科医生不能孤军奋战。病人肺移植术后能否存活,生存质量如何,需要多学科医生为之共同努力。”回望不眠不休的一年多时间,韩威力主任感叹:“肺移植一定不是外科医生一个人做到的,而是我们整个团队共同努力的结果。供体的获取、手术的操作、术后的管理等一套规范流程,都必须有资深的医生层层把关。”

蹒跚起步的肺移植中心,无数个守望相助的夜晚,最终收获的是患者满满的获得感。在这个平均年龄不超过35岁的肺移植中心团队,总计完成肺移植17例,2017年至今完成移植手术12例,手术成功率100%。前不久,团队在常规开展肺移植的基础上,进行了全省首例镜面人序贯式双肺移植手术,挑战手术难度和潜力极限,当患者徐女士术后脱离了呼吸机那一刻,韩威力主任说:“这就是最幸福的一刻。”

移植肺保存时间短 供体缺口过大

目前,在全国肺移植例数上,浙大一院肺移植中心排名第四。

作为见证我省肺移植发展的专家,韩威力主任说:“国外患者是为了改善生活质量进行肺移植,譬如肺纤维化病人估测存活二年,就评估排队等肺源,而国内许多患者因为对肺移植不了解,或者对于肺移植存在错误观念,害怕手术,往往濒死状况下才来博一下,有的预计生存只剩两个月时间才来,甚至到最后无法救治时才接受肺移植。”

韩威力主任在门诊中遇到太多这样的患者。很多患者往往等不到供体或者来不了医院就去世了,这是他最痛心的事情。

一边是呼吸新鲜空气都很奢侈的呼吸衰竭病人,一边是肺源供体缺口过大,这样冰与火的境况,让韩威力主任颇为感慨。他告诉记者:“2016年全国自愿器官捐献共有4080例,共计捐献器官11296个,完成了肺移植201例,仅利用了不到5%捐献者的供肺。”

据了解,肺不同于肝、肾等实体器官,它是一个空腔脏器,无时无刻不面临着感染的风险,肺源从供体身上取下,到植入受体体内血流灌注为止,安全的冷缺血保存时限只有四到六个小时,而且易发生严重的缺血再灌注损伤,可能导致早期移植肺水肿和肺功能丧失。因此,移植过程中对供肺的获取、保存、植入、再灌注的要求较高。此外,获取的供肺需要及时转运到医院,否则肺源质量将大大受到影响。

作为一个肺移植专家,没有什么比等到一个合格的爱心肺源更欣喜的事情。就在采访即将结束时,韩威力主任接了一个电话,他兴奋地说:“估计今晚又要干通宵,如果一切顺利,一位苦苦坚持四个月的终末期肺病患者将有望重获新生。

作者: 记者 柯静 通讯员 王蕊 文章来源: 杭州网 加入日期: 2017-11-29

相关文章